芳草伴青山, 雲影入湖心, 松梢鶴嘯長, 蘆屋酣夢沉。

0%

再见,Thinkpad

在经历了反复的思想斗争之后,我还是在老婆的不断催促下决定卖掉我的Thinkpad T60,但我真的十分不舍。

昨天,我把它从柜子里拿出来时,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,但用3M布轻轻一掸就光洁如新了,就像2007年刚买回来时一样。从2007年到2012年MBA成为主力机之前,它一直是我最稳定可靠的工作伴侣,性能下降曲线十分平缓,说明了小黑硬件设计师和工程师们的深厚功力。而它也是最后一代拥有IBM血统的小黑,尽管上面已经开始在屏幕下方和电源上出现了恶心的Lenovo标记,但那时它还仅仅是个标记,暂时没有如T61那样深度腐蚀Thinkpad的肉体和精神。从这点上说,我觉得非常幸运。

然而,再顽强坚固耐用的电子产品也难逃贬值到报废的魔咒,西门子和诺基亚的手机如此,Thinkpad也一样。尽管它陪伴了我的整个博士阶段,从中国到德国再回到中国,依然运行良好,依然被我擦拭的一尘不染,但它还是已经老去了,该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为了延续它的生命,我早就为它换装了Ubuntu。当我昨天时隔将近两年再次启动它时,它没有任何抱怨,进入系统依然如丝般顺滑。但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告别,就要让他有尊严的离开,备份了重要的数据,全新安装了Ubuntu 14.04.4,然后关机,缓缓合上了盖子。

小黑T60

上闲鱼,卖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