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没有,内容瞎写

芳草伴青山, 雲影入湖心, 松梢鶴嘯長, 蘆屋酣夢沉。

0%

很久没追剧了,没挡住最近口碑炸裂的短剧《沉默的真相》。一句话总结:当作为正义的化身,与邪恶缠斗的时候,不只需要勇气,更需要智慧。当敌人极为强大的时候,正面硬刚不是上策。

非常精彩的一部剧,情节紧凑,不枉豆瓣9分。

如果连局座在内的你我他都看出来下一步棋会下在南海,而且会在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之内下,那这步棋还真的会下么?

战后的世界平静太久了,比划比划吧

最近时不时的会被问到一些让我哭笑不得的关于德国的问题。这里统一回复一下,不定期更新。

  • Q: 听说德国人“骨子里”很看不起亚洲人/中国人,是不是这样的?
    A: 我没有钻到每一个德国人的骨头里去看过,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“骨子里”是什么样子的,和法国人、意大利人、美国人等等的骨头有什么区别。但我知道的是,如果一个人想让别人看得起自己,首先要自己看得起自己,然后是多做让别人看得起自己的事,少做让别人看不起自己的事
    对自己所属的群体有认同感和归属感,对其它群体有防备甚至排斥(当存在利益冲突时)是人类的天性。想想你所属的家庭、班级、小组、学院、学校、公司、省市、国家、党派、民族,支持的球队、乐队……就明白了。贴标签扣帽子这事特简单,也很粗暴。所以,在试图将“个性”推广到群体身上,或者将“共性”应用在个体身上的时候,需要特别小心
  • Q: 听说这两年德国最近难民很多,恐怖活动和犯罪率都在上升,是不是严重?
    A: 最近几年难民是进来不少,但也请关注对于“消化”这些难民,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全德国所付出的那些努力。而从新闻和软文中,通常是读不到后面这些内容的。从全欧洲(甚至全世界)范围来看,德国(尤其是南德地区)仍然是治安条件最好的地区之一。然而,社会治安好不代表个人可以没有任何安全意识。自己要学会安全生存的基本规则和如何保护自己的基本方法,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。
  • Q: 全世界都知道德国制造(Made in Germany)的品质是超一流的,一口锅一把刀可以用几十年,是真的吗?
    A: 德国制造的品牌品质具有不错的口碑。但是,并不是所有德国市面上售卖的商品都是传言中的那么经久耐用,即使是那些知名品牌的刀,锅,更不用说电子产品。一个东西质量好不好背后其实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,而且很多时候下结论都很主观。一概而论的结论往往是片面和情绪化的。作为消费者,货比三家,理性消费就好了。
  • Q: 德国媒体反华?德国总理亲华?
    A: 这么分裂的问题让我该怎么说呢?批评你说你不爱听的就是亡你之心不死,净捡你爱听的说就是爱你的全天候的兄弟?
  • 待续…

跟之前的版本相比,最大的变化应该是这次终于向开发者开放了API,目前共四个:

  • Geocoding 地理编/解码
  • Directions 路径规划,支持驾车(包括货车和特种车等子类)、自行车(包括普通车和山地车等子类)、步行等模式。每种模式都还包含了更多的约束和选项
  • Isochrones 可达性分析,支持多种交通工具
  • Places 搜索周边,支持在点、线和多边形附近搜索兴趣点,比如说找到一条路径之后沿途搜索加油站这种场景

API的使用目前只提供一个免费套餐(Free plan),以后还会有其它套餐推出,敬请期待。需要使用API的话,请先在开发中心注册,然后申请免费套餐的API key。申请提交之后,API key会发回到申请邮箱。请注意保管好这个key,一旦遗失我们也没办法找回来,只能重新注册一个新用户再申请。这个版本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彻底抛弃了反人类的XML,而改用JSON/GeoJSON作为请求和响应的基本格式。

更多关于这版OpenRouteService (ORS)的详细信息,请参见官方声明(英文),如果有任何关于客户端或者是API使用的问题,欢迎随时与我或项目组联系。这里我想补充一点,对于想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ORS的用户来说,路径规划的服务质量会低于欧洲、北美、日本、港台等地区,原因很简单:ORS是基于OpenStreetMap (OSM)数据的,而中国大陆地区的OSM数据质量目前只能呵呵。有朝一日,在有理想有能力的青年科学家们的推动下,中国大陆地区OSM数据质量有质的飞跃之后,ORS的服务质量也会随之大幅提高。相信这一天会很快到来。

btw,ORS的web前端是开源的,github仓库地址是https://github.com/GIScience/openrouteservice-ng/ 。如果有关于前端的问题在这里开issue也没有问题。欢迎吐槽拍砖 :)

十年桃李缘,
一朝渐行远。
万里惊闻信,
只影怅然叹。

木然,暮然,
往事已如烟。
无奈,无言,
谁人听弦断。

个人认为,未来能被称为改变世界的技术不多,但无线供电(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,超强的一年一充的电池)应该是最重要的之一。太多的线,太不扛用的电池令人不胜其烦。

因为在测试一个安全模块的时候错配了端口,导致我自己无法访问这台虚机,而且一坏就是大半年,囧`

看看今天是不是修好了。发条测试消息试试

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software product operations, Dev*Ops or site reliability engineering (SRE), please don’t hesitate to apply it here, or directly contact with me

为什么我不喜欢微信

微信,也叫WeChat,本应正如其名所指,就是个即时通信的chatting工具。然后,我认为就应该到此为止了。按照这个定义,现在微信中除了聊天和群聊以外的其它功能在我看来都是多余的。但显然腾讯不这么认为,它的目标是把微信变成平台,甚至变成操作系统。按照现在微信的功能设计,以后出现一种里边只有微信的专门设备也一点不奇怪。但我并不喜欢这个产品,就像我不喜欢一切笨重、臃肿、封闭、不可定制的软件产品一样,因为这对我来说就等于复杂,等于丑陋(“小程序”,这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,丑到爆炸。按照这个起名字的水平,以后出个专门只运行微信的手机,是不是就叫“微机”?然后在发布会上举着走出来说:“我们重新定义了‘微机’…”)。

现在,微信作为一个名词,前面的动词通常是“刷”。微信重度用户通常都会使用“刷微信”这个组合。微信的几个杀手级特性很精准的抓住了很多用户的日常习惯,所以能够让一个普通聊天工具成为几乎大家没事就可以打开刷一刷,而且一刷就可以是几个小时的高黏性应用。这几个特性在我看来是:订阅号,群聊,朋友圈,还有支付。

我个人仍然倾向于将微信作为即时通信工具,所以只有在有消息提醒的时候才会打开看,处理之后立即退出。然而,订阅号的出现让我不得不有的时候要在微信里面多呆一会。不得不承认,的确有一些能够提供优质内容的订阅号存在,它们的文章值得一看,大约就类似传统的报刊杂志吧。但订阅号的问题有三个:一是它们目前绝大多数都是自媒体,内容质量极其没有保障,对于读者的鉴别力要求是很高的(难道腾讯是在用这种方式强行提高很多人孱弱不堪的独立思考能力?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盘棋下的很大);二是系统封闭,成为开放的互联网世界中一块可以随时与世隔绝的独立王国;三是与其它聊天会话并列一起。最后一点是让我最无法忍受的。阅读本应是安静的,纯净的,不受打扰的,所以才会有图书馆,阅览室,书吧。如果要聊天可以去茶馆酒吧咖啡厅。然而在微信里看订阅号,就是有一种在嘈杂的茶馆里阅读的感觉,体验非常不好。互联网上优质内容的聚合阅读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,只是因为Google放弃了Reader,铸成大错,这个就不提了。当然好在还有Reeder这类产品。我其实希望微信能把订阅号独立出来成为一个专门的应用,聘请一些专业的编辑或AI对内容筛选一下再推送,类似Pocket的推荐文章功能。但腾讯显然不会这么干,因为它希望微信是唯一的入口

另一个让人厌烦不已的特性就是那个该死的群聊。粗略统计了一下,我的微信里现在有24个群,肯定算少的。当情愿或者不情愿的被卷入各种“群”,情愿或者不情愿的收到各种消息的时候,心情是复杂的:看还是不看,回还是不回,退还是不退群?看,打碎时间;回,耽误时间;不看,红点时刻提醒你有未读消息;不回,被认为高冷,不接地气,不食人间烟火。现在又有了个更坏的:群红包。面对红包,你点不点?我基本不点,一是因为大部分红包都错过了,二是绝不会为了那仨瓜俩枣而暴露自己在看群消息的状态。说实话,有的群(比如500人的小区业主群)真的是充满了噪声,但如果主动退群又似乎是在宣示着什么,而且可能会错过一些重要的消息,尽管这种消息非常非常的少。更重要的是,那些群里的人知道你能看到这些消息,所以有的时候你就不能继续假装自己没看到,尽管有时其实真的不想去看那些消息,或者就真的是没看到。群聊功能很好的满足了很多人喜欢三五成,聚在一起瞎聊胡侃、传小道消息的爱好,而且把”聚“这个动作以一种成本极低的方式从线下拉到线上,从而诞生出了无数个大大小小,名分各异,或分离或包含或相交的群。

此起彼伏的群聊,
突如其来的红包,
之后是一长串”跪谢老板“的表情包。
热闹,喧嚣,但是我觉得好吵。
你们,
怎么都这么能聊?

以前湖南交通893汽车音乐电台里有句公益广告词是”别被朋友圈圈住了生活“。那时候我就能感觉到其实很多人是被朋友圈绑架的。一边羡慕朋友圈里其他人的生活,一边还要晒自己的生活。生活是为了给别人看的么?生活难道不是首先是为了自己和家庭么?所以我基本不看更不发朋友圈,因为不喜欢把自己晒在那让人品头论足。

对我来说,微信是一个过度复杂的应用,一个很容易将时间碎片化的应用,一个信噪比特别低的应用,一个强行将线下社交拉到线上并用把用户绑架到”圆环套圆环世界“的应用。